首頁  >  文化歷史
清代才子袁枚 脫隨性 了長居隨園毅然辭官

2022-04-26 來源:騰訊文化

文章當自出機杼,成一家風骨,不可寄人籬下。

這是清代詩人袁枚的觀點。意思是說,寫文章應該獨立思考,有自己的特色,形成自己的風格,不可人云亦云,東施效顰一味模仿。

袁枚是乾隆三大家之首,是清代有名的詩人、散文家,字子才,號簡齋。博學多才的他,是乾隆四年的進士,曾在江寧等地任知縣。清代中葉,最有影響力的詩人,非袁枚莫屬。當時的他,久負盛名,引領詩壇長達五十年之久。

 

袁枚與當時的紀曉嵐齊名,人稱南袁北紀。他的詩文,渾然天成,自成一派。他的散文娓娓道來,用情至深,感人肺腑。記得小時候,我曾學過他的一篇《祭妹文》,感人至深,催人淚下。

在袁枚看來,將性靈和學識完美融合,方為詩文創作之根本。寫文章,追求真實、新穎,有活力,才能寫出絕妙上好的佳作。此外,袁枚還有一個觀點,非常獨特。他認為,文章應該與時俱進,不斷發展變化,不能一直躺在故紙堆里,不思進取。

一味地崇尚唐詩宋詞,并不可取,時代改變了,文章也應該注入新的活力。這個觀點,即使放到現代,也是非常正確的。由此可見,袁枚的眼光之獨到,目光之長遠。

 

他有一句話說得特別好,詩文之作意用筆,如美人之發膚巧笑,先天也;詩文之征文用典,如美人之衣裳首飾,后天也。意思是說,一個人的文筆,詩文的構思立意,是否巧妙,取決于一個人的天賦。好比天生麗質的美人,不加修飾一樣動人。而文章中引用的典故,則來自于后天的努力,好比美人身上的衣裙、首飾,為之增光添彩。

窺一斑而見全貌,我們看一下袁枚的這首小詩,便能了解他的詩風,有多么清新自然。辭官后的他,居住在江寧的隨園。有一次,他外出游玩,路遇一個牧童,騎著黃牛,隨心所欲地唱著歌兒。當牧童聽到蟬鳴,停止歌唱,又打算捕蟬。

這一鄉村偶遇,難得一見的童趣,讓袁枚深有感觸,于是寫了這首《所見》。

 

所見 袁枚 〔清代〕

牧童騎黃牛,歌聲振林樾。

意欲捕鳴蟬,忽然閉口立。

詩中的文字,樸實清新,讀來仿佛身臨其境。振意為振蕩、回蕩,詩中烘托牧童所唱歌聲之洪亮悅耳。林樾,意為樹木成蔭,說明牧童所在的地點,為鄉村的樹林。

詩人描寫的內容,是自己親眼所見,筆隨心走,所到之處,情真意切。你看,夏日的鄉村,樹高林密,濃濃的樹蔭,遮住了驕陽,讓人感覺無比涼爽。

不知誰家的牧童,騎著一頭黃牛,緩緩走在林蔭路上。這個調皮的孩子,突然唱起歌來,嘹亮的歌聲在林間回蕩。詩人連用兩個動詞,騎,突出了牧童悠閑自得的神態。振,則烘托了他的唱歌的聲音很大。

 

一個天真活潑的可愛牧童形象,躍然紙上。無憂無慮的童年,是人生最難忘懷的記憶。煩惱是什么?憂愁是什么?在牧童心里,沒有它們的概念。每日早出晚歸,陪伴黃牛,看他吃草,為它尋找一片肥美的草地,便是他生活的全部。

正因如此單純,牧童才會情不自禁高歌一曲,旁若無人。這個可愛的孩子,完全沉醉在大自然里,讓人羨慕。

短短二十字的小詩,卻一波三折,引人入勝。可見詩人功力深厚,于無聲處見驚奇。詩人給讀者留了一個懸念,牧童突然停止歌唱。為什么呢?急于知道答案的讀者,跟隨詩人的文字,繼續往下看。

 

原來,牧童想要捕捉樹上的知了,知了在鳴叫,于是他自己不再唱歌,從黃牛背上跳下來,安靜地站在樹下。詩的結尾,戛然而止。詩人沒有告訴讀者,這個牧童用什么樣的辦法捕捉鳴蟬,最后追到沒有?他把無限空間留給讀者,宛如畫里的留白,更有韻味。

這首小詩,渾然天成,沒有刻意的修辭,華麗的詞句,仿佛畫了一幅動靜相宜的水墨畫。畫中,行走的牧童,憨態可掬的黃牛,背景則是翠綠的鄉間樹林。如此美景,讓人心醉。

詩人筆下的牧童,活靈活現,充滿童趣,一動一靜的動作,顯示了他的聰明才智,讀來忍不住會心一笑。看似無拘無束的他,在聽到蟬的鳴叫時,欣喜萬分,歌也不唱了,專心地凝視樹上,真是有心的孩子。

 

袁枚的《隨園詩話》,廣為流傳,給人啟發。他總會用樸實無華的文字,傳遞溫暖與真情。正如他在詩中所說,莫唱當年長恨歌,人間亦自有銀河。在他看來,關注百姓,比起帝王之家的風流韻事,更有意義。古往今來,民間的百姓,像杜甫詩中描述的石壕村里夫妻訣別的悲傷故事,比比皆是。百姓的淚水,可比當年灑在長生殿上的眼淚悲慘多了。

很多時候,迷茫中的我們,會因為他的一句話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讀書好處心先覺,立雪深時道已傳。讀書如行路,緩緩而行,更有耐力。我們翻閱一本書,領悟了其中的要點和含義,作者所要傳遞的意思,便能在不知不覺中掌握。假如所有人都能像楊時那樣尊敬老師,有程門立雪的執著信念,治世之道傳天下,指日可待。

細心的袁枚,詩詞中有很多與眾不同的視角,讀來讓人耳目一新。比如,他筆下的青苔,樂觀執著,勇敢而自強不息。常年生長于陰暗潮濕環境里的青苔,也和樹葉一樣渴望得到陽光的沐浴。無奈,被認為是最無私的陽光,也有所偏愛。

 

樹蔭里的青苔與陽光下的紅葉,自有不同的風格,各有心情在,隨渠愛暖涼。從我得到陽光垂青的青苔,忍不住了,青苔問紅葉,何物是斜陽?很顯然,袁枚以青苔自喻,他同情這個弱小的生命,不能生長在好的環境里。而自己何嘗不是如此?誰又會同情他呢?

對于當時的社會現狀,袁枚看得很清楚。他自知無力改變,又不愿委屈自己,于是在四十歲的時候,在隨園建好后,辭去官職。他喜歡金陵古都的風韻,于是,以三百金買下織造園,加以改造,為其取名隨園,隨園與隋園,讀音相同,意義卻完全不一樣。

荒廢的織造園,為康熙時期江寧織造隋大人所建,位于在小倉山的北面。據說,園內有荻草千株,桂花千畦,風光無比秀麗。引得金陵城內的百姓前來觀賞游玩。不曾想,多年后,隋園內建筑倒塌,雜草叢生,即使到了春天,也不見開花。袁枚十分惋惜,于是買下此地。

 

經過袁枚的妙手改造,煥發了生機。他修補了圍墻,根據地勢高低修建屋舍,高處建了樓閣,緊鄰長江,風景秀麗。低洼處,建了亭子,臨溪傍水。溪水流過的地方,修建小橋。水深之處,有小船停泊。地勢平坦、草木旺盛之處,修建了供觀賞用的設施。園內的風景,因勢利導,隨心而建,因勢取景。

關于隨園的風景,袁枚曾在詩中有所記錄,正如他的《雜興詩》所描述的那樣,游覽隨園,你會發現:隨園的主人,造屋不嫌小,開池不嫌多;屋小不遮山,池多不妨荷。整日生活在如此詩情畫意的園林內,他哪里還有心思付出為官呢?

樂觀豁達的袁枚,覺得獨樂,不如大家一起快樂。你看,隨園的四周沒有圍墻,每年花開時節,或者到了重要的節日,園內來游玩的人絡繹不絕。難能可貴的是,袁枚從來不阻止,也不約束,任由大家自由往來游玩。更為有趣的是,他在隨園的門上貼上一幅對聯:放鶴去尋山鳥客,任人來看四時花。

 

隨園建好之后,袁枚忍不住感嘆,如果他繼續為官,就沒有自由,要是想來園子里居住,每個月最多只能來一次。要是沒有官職,他天天都能住在這里。辭官,還是繼續任職?袁枚想起蘇軾說過的話,君子,何必非要做官?既為君子,不為官又有何不可呢?

權衡之下,本就對官場失望的袁枚,再無留戀之心,于是假稱生病,辭去官職,搬到隨園。陪伴他的,還有弟弟袁香亭、外甥湄君。可以想象,以后的日子,有多么輕松愜意。有美景怡情,更有親人相陪怡心。恐怕連陶淵明也會羨慕吧。以官職換一個園子,古往今來,試問,還有誰有袁枚這樣的魄力?

 

晚年的袁枚,自號倉山居士、隨園主人、隨園老人,可見他對隨園的熱愛。灑脫隨性如他,曾廣收弟子,教授詩詞,其中,女弟子猶多。由此可見,他的思維、見識之超前,遠超同時代的詩人。

靜處光陰多,閑中著作妙。即使在生病的時候,樂觀的袁枚,也是如此風趣幽默。吹燈窗更明,月照一天雪。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免费网站大全黄页2046-免费的黄色网站-男女无遮挡羞羞视频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