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李煜最香艷唯美的一首詞 有人大罵 有人叫好

2022-04-26 來源:騰訊文化

談到后主李煜,后人有一句說的很恰當:“國家不幸詩家幸,話到滄桑句始工”。他不是一個好皇帝,優柔寡斷,犯下了許多政治錯誤,在亡國之后,他依舊沉溺于自己的文學夢中,囚禁中還不忘大書特書自己的亡國傷感之情。一句“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成就了這個悲劇式的“千古詞帝”,使其在中國詞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對后世影響甚大。

李煜是位高產詞人,每有新作,便迅速傳出宮廷,流布坊間,成為當年的流行歌曲。他前期的詞作多寫宮廷享樂生活,其“冶艷”風格在多首詞中都可窺見,比如他的《一斛珠》:

一斛珠·曉妝初過

五代:李煜

曉妝初過,沉檀輕注些兒個。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繡床斜憑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李煜寫這首詞的時候,和大周后剛新婚不久,兩人整日耳鬢廝磨,享受著快樂的生活。此詞的大意是:

曉妝只粗粗理過,唇邊可還得點一抹沉檀色的紅膏。含笑未唱,先露一尖花蕾般的舌尖,于是櫻桃小口微張,流出了婉轉如鶯的清歌。

到了場下的酒會,就又嬌爽多了。小盅微啜似乎還不夠過癮,換過深口大杯拼醉,哪在意污濕羅衣?最傳神的是,笑嚼著紅嫩的草花,向心上人唾個不停。

此詞描寫歌女的日常生活,曾是花間詞人肆筆的主題。所謂“綺筵公子,繡幌佳人,遞葉葉之花箋,文抽麗錦;舉纖纖之玉指,拍按香檀。不無清絕之辭,用助嬌嬈之態”(歐陽炯《花間集序》),正是指的這種歌宴的生活情形。

但西蜀詞人對此泛泛描寫的居多,極少關注人物的個性和心理活動,因而缺少生機和活力。李煜這首《一斛珠》在題材上與西蜀詞人的描寫似曾相識,但已有一些新變,注意表現歌女的動作特點和心理狀態。

詞的上片,描寫歌女為情人歌唱的情景。詞人在描寫中注意到了各個生活的細節,因此,歌女的演唱描寫首先是從她的梳妝打扮開始的。“曉妝初過”,點明時間,其實也照應到了下片的“殷色可”,或者說預示著與情郎相會的時間不會短,不然也不會清晨化妝準備。

“沈檀”一句,細致描繪出了歌女“點唇”的動作和情態,這個細節的抓取,不但能起到以點帶面的描寫效果,而且也開始了緊緊以“唇(口)”為中心的人物和情景刻畫。“向人”一句少女情態嫵媚動人,“一曲”句取白居易“櫻桃樊素口”之喻,不但不見其俗,而愈發見其清新,同“丁香顆”相對,更見別致。

整個描寫,明喻、暗喻相搭配,動、靜結合,又突出展示了歌女神態情貌的歡愉艷美,也從側面襯喻出歌女的歌聲是多么的迷人動聽。詞的下片描寫歌女與情郎在一起歡會調笑的情態。剛才羅袖上的酒痕只是隱約訂見,及至深杯大口時便旋即被弄臟了,“旋”字如畫。此二句寫盡宴會時的熱鬧興奮和歌女酒醉時的駘蕩恣意。

“羅袖”一句先應上片、喻示了時間已經很久,而歌女因為內心的歡愉表現在容色上更加嬌媚動人。在行動上,“杯深”一句恰到好處地把歌女因與情郎歡會而貪杯忘情的天真歡愉之情表現出來,為后面結尾三句做好了全部的鋪墊。

結尾三句表現歌女醉后的情態。地斜倚著華美的繡床,嬌憨無比。把爛嚼的紅茸,笑著吐向詞人的心上人。其情態非常大膽放縱,也極其可愛嬌艷。可見歌女恃寵撒嬌的心中的得意。由于詞人對這—情節的精細刻畫,這樣富有戲劇情翅的畫面極其生動,美人聲情笑貌之嬌憨妖冶如在眼前。

詞人的語言仿佛給讀者畫出了一幅情人之間天真爛漫的歡笑調弄之景,人可見,動作可見,連神情嬌態亦可見,實在傳神之至。詞人把歌女的音容笑貌,神情媚姿全都與“口”相聯,對“口”的描寫,筆筆都能點睛傳神,不但十分細致、生動、準確地描繪出了一個美麗可愛的歌女的形象,而且使全片詞結構整一,情趣盎然。

總體來看,全詞描繪歌女的艷情冶態,格調不是很高,但不能就此否定其在藝術上、技巧上的成功。而且,如果不是把這首詞放在李煜的宮廷生活中去簡單理解,應該說這是一首描寫男歡女愛的十分成功的作品。

此詞反映了詞人寄情聲樂,蕩侈不羈的早期生活。據《詩話類編》云:“后主嘗微行倡家,乘醉大書古壁:‘淺斟低啪,偎紅倚翠大師.鴛鴦寺主,傳持風流教法。’”此風流倜儻的富貴閑人當時是不識得世間苦惱。故其前期作品,往往風流蘊藉,堂皇富艷。雖然多作綺靡之音有失人君之度。但是其藝術才能之高也是為世人所嘆服的。

在李煜之前,以“櫻桃”形容女人之口的古典詩詞并不少見,如白居易的“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而英國十七世紀詩人坎賓的名作《櫻桃熟了》,也是以櫻桃比喻少女的紅唇,可見中外同心。

但“破”字的妙用卻是李煜的獨創,雖然晚唐詩人韓偓《嬝娜》一詩中,有“著詞但見櫻桃破,飛盞遙聞豆蔻香”之句,然而卻遠遠趕不上李煜的鮮明生動,寓于美感,可見這位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帝王,對美人之美真是別有慧心。尤其是結尾的“笑嚼紅茸”與“唾”的動態刻畫,使得少女嬌憨神態宛然如見,更是他的詩的發現。

李煜雖有愧于國,是歷史上的亡國之君;但不傀于文學之才,尤其是文學藝術史上一位出色的詞人。這位無限嬌媚的女子,迷倒了愛美的李煜,李煜又形諸筆墨,又不知迷倒了多少后世的男子。

對于這首詞,后世也有爭議,清代戲劇家李漁在其《窺詞管見》中,稱這首詩“此娼婦倚門腔,梨園獻丑態也”,不知大家讀后又是何感受呢?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免费网站大全黄页2046-免费的黄色网站-男女无遮挡羞羞视频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