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他終身沒有娶妻 卻寫出一首絕美的愛情詞

2022-04-26 來源:騰訊文化

在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結尾,有這樣一段描寫:

張三豐瞧著郭襄的遺書,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個明慧瀟灑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一百年前的什么事,張三豐記得如此清楚呢。

一百年前,少女郭襄曾贈予張三豐一對鐵羅漢,他珍藏至今。

他對郭襄的深情,珍藏了一百多年。

人人皆以為張三豐是一個道學家,絕情絕愛,可誰又知道,在他內心深處藏著最溫柔的思念。

在宋代,也有一個絕情絕愛的人,卻寫下一首最深情的訣別詩,讀過的人都哭了。  

長相思·吳山青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邊潮已平。

這是一場錐心的分別。

在江邊,一對男女相對而泣。

吳山青青,越山青青,兩岸青山相對,不知矗立了多久。

看著兩座青山,女子心中更加愁苦,甚至充滿了怨責。

我即將與愛人分別,而你們日日相對,日日作伴,怎會知道我心中的苦痛呢?

天若有情天亦老,青山若有情,亦早已蒼黃了吧。  

江淹說: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

女子將目光從遠處的青山收回。

眼前的情人早已淚流滿面,而自己呢?流的淚不比他少。

“羅帶同心結未成”。

宋代婚俗,男女成婚之時,兩家人會拿出各自準備好的彩帶,綰一個同心巾,叫“牽巾”,表示夫婦已連成一體,象征兩人從此緊緊結合。

悲傷的是,女子與戀人深深相愛,卻無法綰成“同心結”。

“牽巾”是多少情人愛侶渴望,而他們卻永遠也做不到了。

是什么強暴的力量,阻止了他們的結合,我們不得而知。

而他們的悲傷我們卻感同身受。

這一別,就永遠無法相見了。

有情人無法結成眷屬,使這一次分別充滿了決絕的苦痛。

 

當他們淚眼相對,多么希望時間再長些再長些,如果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那該多好呀。

可天不遂人愿。

抬眼望去,那江邊的潮水已經平了。

潮平了,船要開了,分別的時刻已經來到了眼前。

那江邊的船如一個可惡的人,生生將兩個緊緊擁抱的相愛之人分開。

也許,這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

自別以后,兩人各自踏上自己的人生,在時光的流年中,將這一段癡情永遠地留在記憶里。

全詞只有36個字,卻將有情人無奈分別的苦痛,刻畫得如泣如訴。

沒有歇斯底里,只有痛入骨髓的傷。  

許多人有疑惑?

作者是否經歷了刻骨銘心的分離,方有如此深刻之作。

林逋,是宋代最“禁欲”的詩人了。

古老歷史書中,找不到一絲一毫他的桃花新聞。

他終身未娶妻,一生沒做官,無欲無求,隱居在西湖的孤山上。

沒有妻子,沒有孩子,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種梅花、養仙鶴。

“把梅花當作妻子,把鶴鳥當作兒子”,這就是他的一生。

一個無欲無求的人,怎會寫出如此傷情的離別呢?

是不是年輕時候林逋,也曾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愛呢?

也許,林逋墳墓里的那一支玉簪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明代學者張岱有一本散文集,名為《西湖夢尋》。

北宋滅亡后,南宋建立,杭州成為了首都。

南宋朝廷在山上修建皇家陵寢,將山上百姓的墓地全部遷走,只留下了林逋的墓。

到了元代,盜墓賊楊連真伽盜掘了林逋的墓。

原以為林逋是宋代名士,墓中定有豐厚的陪葬品。

沒想到,墓中只有一方端硯,一支玉簪。

林逋是宋代名士,詩文俱佳,一方端硯正是他所需。

而玉簪的主人又是誰呢?

也許,在林逋年輕的時候,曾經和一個女子相愛,可是,因為種種原因,兩人無法結成夫妻,只能黯然分離。

唯有這支玉簪是女子留給他的最后信物。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許是愛得太深,林逋的心里再也住不下別的人。

他絕情絕欲,終日與梅花鶴鳥為伴,一輩子隱居,不娶不仕,將那份真情埋藏在心底,從未訴諸于人。

就像張三豐,珍藏那對鐵羅漢多年,心中埋藏著對郭襄的深情。

每次讀到“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邊潮已平”時,都會潸然淚下。

愛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為什么那么辛酸那么苦痛,只要還能把握住它,到死還是不肯放棄,到死也是甘心 !

愛情,是這世間最美的存在。

有了它,漫長的歲月,即使孤獨,也有慰藉。

愛,永遠值得我們追求,哪怕是用一生。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免费网站大全黄页2046-免费的黄色网站-男女无遮挡羞羞视频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