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唐代夢幻公子唐溫如:陌上人如玉 公子世無雙

2022-04-25 來源:騰訊文化

唐溫如: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常言道,高手在民間,這在詩壇上亦是如此,那些名震遐邇的大詩人自是關注的焦點,如李白,如杜甫,正史有傳不說,野史也是有著連篇累牘的故事,而于小詩人來說當然就悲慘了許多,偶爾有著一兩首傳世,就榮光無限了。

但是,正是這些名氣不大的小詩人,甚至是連名字也不知道的詩人,他們留下的詩句,卻在歷史長河的千淘萬漉后,驚艷了世人,如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被譽為“孤篇壓全唐”,更有那“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的蘇麟,就憑這十余字的區區斷句,也成為國人血脈中智慧的體現。

 

西風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發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這是名為《題龍陽縣青草湖》的詩,現在短視頻上很是流行,平心而論,這實在是一首好詩,尤其是后兩句,幾乎就是當今的“網紅句”,它恍惚迷離,縹渺奇幻,簡直就不是人間話語,看似醉后在上下俯仰間的一時之感悟,卻是作者不能為人道的傷感。

青草湖即洞庭湖,詩人夜過浩瀚無際的洞庭,醉后醒來,月涼映水,繁星簇簇,星月落水中,分不清是水還是天,都包裹著自己的一世清夢,幻化作天河上的一葉小舟,在璀璨的星河中蕩漾。

 

初讀時用驚艷二字真是毫不夸張,但如果提及詩的作者,怕是無幾人識得的,他叫唐溫如,但現在對他是哪個時代之人爭議多多,有說是唐朝,有說是元末明初,也有人說是宋末元初。

對如我這樣的普通詩詞愛好者來說,肯定是分辨不清的,所以,我也是隨大流,憑直覺,認可其為宋末元初的詩人,因為在《元史》中載有其父在宋末時的事跡。

他的這首詩最早是被收錄在《全唐詩》的“無考”類詩人中,而且是僅此一首,故而后人都將其列為唐朝人,究其原因,大概是他的名字的緣故,唐溫如,很容易被認為是唐代一個叫溫如之人,加之古籍無標點,唐王維,唐李白,唐溫如的就混為一談了。

 

《全唐詩》是清康熙年間編撰成書,由江寧織造曹寅,也就是《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祖父主持,在揚州開局修書,同以前編的大部頭叢書歷經幾十年,乃至幾個朝代不同,這樣一部宏篇巨著,用時僅一年多的時間便修訂完成,個中出現一些失誤也是在所難免的。

瑤階夢結翠宜男,誤墮仙人紫玉簪;

鶴帳有春留不得,碧云扶影下湘南。

這亦是唐溫如的一首詩,詩名甚是簡潔,僅以一個《蘭》字為題,自古以來,人們都將蘭花視為高潔的象征,其風姿素雅,花容端莊,幽香清遠的神韻是文人吟誦永遠的主題,唐溫如的這首《蘭》將其幻化為飄然的仙子,體現的是自己心底的寧靜和圣潔。  

從這首詩中我們能夠想象出,詩人本身就是一位不惹塵埃,清逸脫俗的高潔之士,不然如何會如此地傳神。

詩中的“鶴帳”是隱士居所的代稱,而“宜男”就是忘憂草,從詩人的隱喻中我們是否能窺出他內心對隱居的向往,或是被一些紅塵中不得脫身的緣由羈絆,所以才對蘭花有著如此的贊美,是否就是那醉臥舟上枕星河的惆悵,不得而知。

唐溫如名唐珙,溫如是他的字,會稽山陰人,即今浙江紹興人,史書對他是無一字記載,野史筆記中也僅有四個字的敘述,即“珙豪于詩”,他的父親唐玨是南宋義士,曾在被元代惡僧楊璉真迦盜竊百余座宋皇陵后,散盡家財招集眾人收拾散落的遺骸而載入《元史》。  

要知道,楊璉真迦盜皇陵是在南宋亡國時的前一年,如果這樣來看,唐溫如至少是宋末元初詩人,或者直接就是宋代人,為何會有專家考證出他是元末明初人呢?不懂!

當然,其父的義士所為是后人考證的結果,不過我是有些小疑惑,一般來說,如果其父名玨,兒子的名字不應該為同偏旁的珙,這是古代起名的一般規律,只有同輩人方才起同偏旁的字,這是我的感覺。

再有一說,是言這首詩寫得頗具唐詩風致,所以被誤弄去唐詩中,這個就有些想當然了,唐詩最大的特征是很難定性的,按照嚴羽《滄浪詩話》總結的特征是“盛唐氣象”,即所謂“既筆力雄壯,又氣象渾厚”,看唐溫如的這首詩便譽為有唐詩風范,怕是很難與之契合的。  

唐詩在不同時期呈現不同的風貌,很難用幾個詞來概括,而“醉后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句,寫得渾然天成又磅礴大氣,由內心而宇宙,天水交融,有著很強的畫面感,一船清夢,天水合一,人間仙境也不過如此。

盡管現在無人敢說自己的詩超過唐詩,但要我說,這首詩真是超越了唐詩,是屬于“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的天籟之聲。

寫了這么多,其實主要還是僅就這首詩而發散,按專家考證,唐溫如共有八首詩傳世,從中能窺出其生活軌跡的大致輪廓。  

他的家庭狀況應該很不錯,書畫相伴,寵物繞膝,蘭香盈室,浮生若夢,是一位溫文爾雅、風流倜儻般的富家公子,用現在的話來說,大概屬于“高富帥”一類的年青才俊吧。

襄陽米友仁,作畫但畫意;

須臾筆硯間,淋漓走元氣。

這是一首題畫詩,詩句為《題海岳后人煙巒曉景圖》,海岳后人即詩中的米友仁,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宋大書法家米芾的長子,此詩應該是作于詩人看見米友仁的畫作后有感而作,能觀賞到名家畫作者,其朋友圈自是“往來無白丁”的文士,也說明唐溫如的家境不是一般的富裕。

 

此詩寫得倒是一般,但可以肯定的是,唐溫如對于書畫是行家,深諳繪畫之道,不管這幅畫是他自己收藏還是在朋友處欣賞,他這一句“淋漓走元氣”倒是道出了米友仁畫風的神韻,因為米公子亦是書畫大家,明代畫壇巨擘董其昌對其是崇拜有加的。

宓妃夜走天吳奔,驪龍騰驤老蛟舞;

人間欲見不易得,往往收藏秘天府。

 

自古書畫一家,唐溫如看趙孟頫書的《洛神賦》,也寫下了贊美的詩句,我們是不知道詩人于書畫是否也是高人,但至少作為一位合格的鑒賞家,那是綽綽有余的。

只是很可惜,我們現在對唐溫如的了解甚少,只能從他詩作中的字里行間,看出來這是位遠離凡塵的文人高士,羨慕他“臨池墨筆盡飛動,貫月虹光夜吞吐”的豪邁,感嘆他晚年“摩娑故紙嘆凋落,老眼昏花猶可認”的落寞,還有他遺失在紅塵中不為人知的點點滴滴,以及那艘迷失在星空中不知所終的小舟……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免费网站大全黄页2046-免费的黄色网站-男女无遮挡羞羞视频免费网站